法律顾问-知识产权诉讼

当前位置: 首页>>最新动态 >> 《广告主》杂志就农夫山泉公益广告涉法问题采访王杰律师

《广告主》杂志就农夫山泉公益广告涉法问题采访王杰律师

原创 加入时间:09-12-23 作者:admin 点击:

新闻回放:

 

  镜头中,一群孩子欢笑着踢球、跳绳。画外音响起,两块一根的跳绳,20元一副的球拍,一个像样的篮球架……从现在起,每喝一瓶农夫山泉,你就为孩子们的渴望捐出了一分钱。结尾字幕是:2008年,阳光工程将为20万孩子带来运动的快乐。农夫山泉2002年这则一分钱电视广告,至今还留在很多人的记忆里。最近,这则曾经获奖的广告,给农夫山泉惹来了质疑声。811,《公益时报》发表文章称,按广告所称,农夫山泉每年15亿瓶到20亿瓶销售规模,从2001年到2008年,农夫山泉每年至少拿出1500万元注入助学基金,但实际上并没有做到。此后,农夫山泉和假捐的字眼连在了一起。虽然,农夫山泉立刻开始反击,指责《公益时报》虚假报道,但是随着对方媒体的跟进,此时愈演愈烈。最终农夫山泉选择一纸诉状将《公益时报》告上了法庭。双方的诉讼时至今日。

 

 在经济不断发展的社会中,对弱势群体的保护问题逐渐成为广大群众较为关注的热点话题。从而使富有创意且充满感情的公益广告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市场经济的产物,它反映了严重社会问题的存在,呼吁制止不平等的歧视现象,使人们充分沉浸在关爱的世界里。但此时的一则新闻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使公益广告再次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也使人们对公益广告的真实性产生了质疑,公益广告所存在的潜在问题日益浮出水面。

 

1、虚假宣传的界定标准

 

农夫山泉阳光工程只有几个月,广告说是从2002年到2008年?算不算是虚假宣传?

按照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虚假宣传”是11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之一。根据该法第9条第1款的规定,虚假宣传行为是指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等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

农夫山泉算不算虚假宣传取决于采用什么法律解释方法解释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第9条。该法第9条明确规定,对商品的质量、制作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产地的引人误解的不实宣传是虚假宣传。农夫山泉的广告并没有对商品的上述内容作出不实宣传。但是,第9条中的“等”字,却导致采用不同的法律解释方法时,农夫山泉的宣传行为就可以解释为不同的性质。比如,用文义解释方法,可能得出的结论是该行为不是虚假宣传,但如果采用目的解释方法,则该行为可认定为虚假宣传。但,综合多种法律解释方法,我认为认定农夫山泉是虚假宣传更为合理。

另外,综合《广告法》的相关规定,农夫山泉的行为也应该被认定为虚假宣传。我国《广告法》中明确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内容,不得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从事广告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遵循公平、诚实信用原则。农夫山泉的广告中含有虚假内容,欺骗和误导了消费者,因此我个人倾向于认定农夫山泉是虚假宣传。

 

2、 该案举证责任应当由谁来承担?

 

“据知情人透露,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曾透露,2008年,农夫山泉饮用水的市场销售量大致是15亿瓶到20亿瓶左右的规模,‘2005年以来也基本保持了这样的销量’。”

《公益时报》这样的信息来自同行,农夫山泉不认同这样的销量,农夫山泉是否有义务向法庭提供销量、捐赠额的数据及证据?或者法院应要求农夫山泉提供这方面的数据或证据?以让真相大白天下。

农夫山泉是否有义务证明公司的销售量主要取决于《公益时报》提供的证据的证明能力。证明能力是指证据资料可以被采用为证据的资格。民事诉讼中,用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要件事实的证据,必须具有证明能力。《公益时报》认为农夫山泉的销量是15亿到20亿瓶,则必须提供证据证明这一数字。仅仅说消息来自于同行,这样的说辞可能没有证明能力,从而不被采信。这种情况下,农夫山泉自然没有义务证明本公司的销售量。但是,如果《公益时报》的证据足以证明农夫山泉的销售量而农夫山泉又否认这个数字时,则农夫山泉有义务提供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

 

3、 发布公益广告的主体是否有所限制?

 

类似农夫山泉这样的公益营销广告,企业是否具有独立发布资格?审查广告发布的主体是谁?

我国的《广告法》并没有公益营销广告和普通广告之分,公益营销广告也同普通广告一样,只要不违反《广告法》的一般规定就可以发布。通常情况下,广告经营者或广告发布者会依据法律、行政法规查验有关证明文件,核实广告内容,对内容不实或者证明文件不全的广告,广告经营者不得提供设计、制作、代理服务,广告发布者不得发布。

 

4、 公益广告的捐赠对象是否应当公布于众?

 

农夫山泉除了公益营销广告中的捐赠以外,的确做了很多其他捐赠,公益营销广告中是否应该明确指明捐赠对象、范围等。

鉴于我国对公益营销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因此公益营销广告和普通广告一样,只要不违反广告法的规定,法律并不要求其明确指明捐赠对象和范围。另外,从广告费用的角度考虑,要求公益营销广告指明捐赠对象、范围的做法也略显苛刻。

 

5、 强烈呼吁从立法上提高公益捐赠信息的透明度

 

“据记者调查,在合作期间,农夫山泉没有定期向基金会公布销售量,在捐赠协议中,对捐赠人和销量统计进行监督的内容也没有涉及”。企业的销售量属于商业机密,企业肯定不愿透露,作为公益机构,如果对企业条件限制太多,也会打击企业的积极性。

公益营销涉及的捐赠行为是否应当监管,由谁监管?捐赠信息是否应该向消费者及时公开?消费者是否有要求企业公开的权利?

目前,我国对公益营销并没有相关的法律规定。我国涉及捐赠的法律主要有《公益事业捐赠法》,但这部法律只适用于公益性社会团体接受捐赠的行为,而不适用于企业接受捐赠的行为。

毫无疑问,从公益营销长远发展的角度看,公益营销应当受到监管,捐赠信息也应该向消费者及时公布,但由于我国没有法律的硬性规定,因此,公益营销应当由谁监管、消费者是否有要求企业公开信息的权利,这些问题都需要立法的完善。

当然,我们期望信息能够公开,而且不止于公开,还应该对不公开信息的企业予以惩戒,同时确立相关的监管部门、监管方法,对公益营销进行全程的监管。

 

 

王杰律师联系方式:51650266 

 

 

相关链接:

http://news.mylegist.com/18/2009-10-29/61078.html

 

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转载本站信息

网站备案:京ICP备案06020518

技术支持:德易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