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顾问-知识产权诉讼

当前位置: 首页>>著作权侵权 >> 数字时代中国作家的维权困惑

数字时代中国作家的维权困惑

来自网络 加入时间:10-01-04 作者:聂士海 点击:
上一篇:BT关闭引思考:扼制盗版不仅要“堵”也要“疏” 下一篇:

与以往习惯一样,作家徐贵祥这些天正在河南某部队体验生活,为他的下一部作品积累素材。人们普遍熟知徐贵祥,是因为电视剧《历史的天空》的热播,他正是凭借这部同名长篇小说荣获了第六届茅盾文学奖。
除《历史的天空》外,徐贵祥还著有长篇小说《八月桂花遍地开》、《仰角》、《高地》,中篇小说《弹道无痕》、《潇洒行军》、《决战》,小说集《天下》等,大多为获奖作品。这位军人出身的著名作家深知,他的每一部作品都来自于多年点滴的积累和艰辛的付出。正当徐贵祥深入生活、潜心创作之时,他的上述作品已经被谷歌数字图书馆悄无声息地收录了。而他自己则对此完全不知情,直到最近看了新闻才了解情况。
经过国内媒体数月来连篇累牍的报道,谷歌数字图书馆侵权事件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几乎引爆了整个网络。面对突如其来的“海量侵权”,社会各界反应不一,高声讨伐者有之,出离愤怒者有之,冷静思考者有之,幸灾乐祸者亦有之。
作为此次事件的最直接、也是数量最多的受害人群,中国的作家们表现出空前一致的反对态度,被外界形容为是“集体愤怒”。一时间,诸如“霸王行动”、“盗窃行为”、“文化入侵”、“网络霸权”等等针对谷歌的谴责之声不绝于耳。
通过对几位国内知名作家的采访,我们从中发现,广大作家们在愤怒之余,亦对在数字化时代如何切实有效地维权充满了困惑。
 
愤怒的声讨
 
以报告文学“航天五步曲”、《中国863》、《全球寻找“北京人”》等作品蜚声文坛的军旅作家李鸣生,不久前从律师处得知谷歌数字图书馆收有自己的作品。他气愤地对本刊记者表示:“身处信息时代的今天,作家们的著作被网络传播本是好事,但某些网络公司为赚取利润,不择手段,将作家们的著作‘一网打尽’!”
从1981年就开始发表作品的李鸣生,曾获第一、二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五个一”工程奖、中国图书奖、冯牧文学奖、全军文艺奖、《当代》文学奖等多项文学大奖。已出版的20余部知名作品,包括中篇小说《火箭今夜起飞》、《花太阳》,长篇报告文学“航天五部曲”(《飞向太空港》、《澳星风险发射》、《走出地球村》、《风雨“长征号”》、《远征赤道上空》)及《中国863》、《国家大事》、《全球寻找“北京人”》,“李鸣生专访”系列《与智者聊天》、《毛泽东的随行摄影记者》等等,已经悉数被谷歌“收入囊中”。
根据我国《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规定,“权利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受著作权法和本条例保护。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外,任何组织或个人将他人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应当取得权利人许可,并支付报酬。”因此,谷歌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便擅自转载作品的行为,实属侵权行为。
更令人不满的是,谷歌不仅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拿了中国著作权人的作品,还单方面开出一张明显既不合理又不平等的“和解协议”,由此而引发中国作家的公愤是不难理解的。
“网络侵权已成为对作家们最具杀伤力的‘隐性杀手’!” 李鸣生说。
谷歌的傲慢姿态,源于其自身在网络搜索行业里所具有的市场支配地位。
长期采访新闻出版行业的《光明日报》高级记者庄建就此分析说:“谷歌作为全球知名的大公司,无论从它所在国家或所处的行业,都完全不应该不懂得保护知识产权的重要意义。它是绝对不可能对本国或西方国家作家的作品采取不打招呼直接拿来使用的事情。但在国外,它则对采取了双重标准,明知故犯,无视他人知识产权严肃性,触犯了文明国家都要认真遵守的基本规则,这完全是自毁形象。”
“从更高的层面来认识,这种侵权借助了新技术的使用,以强大的力量来获得、攫取非法的利益,因此这种侵权就是血腥的、肮脏的。”庄建进一步说。
 
被颠覆的规则
 
谷歌事先不征得相关著作权人的允许和授权,事后也只提出60美元的和解“赔偿”,这不仅显得过于傲慢,也是对中国知识产权法律的轻视。谷歌的作法及态度,特别是“和解协议”内容是中国作家们所无法接受的。
至于“提出申请、规定期限”这些所谓的和解条件,更是缺乏对著作权人基本权利的尊重。
正如中国文字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文著协”)常务副总干事张洪波所讲的:“应该是先授权,并且付费,然后再去使用,谷歌公司已经完全颠覆了这种规则。”
在被问及对此事件的看法时,徐贵祥对本刊记者表示:“国外的数字图书馆以赢利为目的,收藏和售卖阅读作家的作品时,首先应当得到作家本人的同意与授权,并签定相关合同,给付稿酬。一句话,就是要按规则办事。”
“60美元的赔偿费用是高是低还是次要的,最主要的问题是谷歌未经著作权人的许可,便擅自转载,这严重侵犯了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有法律专家这样指出。
尽管作家们也需要钱,但问题是“不差钱”!或者说,他们现在所要求的首先并不是钱,而是一种尊重。在谷歌事件中,别说是取得合理的报酬权,就连起码的告知权都没有获得,这不能不说是对中国作家自身尊严的巨大伤害。
网络的共享性和商业性从来就不是矛盾的。尽管谷歌打着公益的旗号,声称“整合全球范围的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但在免费数字图书馆的背后,实际上潜藏着巨大的商机。因为谷歌并非公益图书馆,而是一家以赢利为目的的上市公司,其所谓的“共享”,只不过是其整个商业行为的一个环节而已。
在网络时代的今天,数字图书馆绝对是未来的一个趋势。谷歌要想将数字图书馆项目真正做成功,版权是必须遵循的底线。
 
如何去维权
 
网上数字作品维权在知识产权领域是个非常引人关注的问题,也是不断进行探索和研究的问题。数字作品的维权,在国内已属不易,在国外维权就更是一件麻烦事,其中涉及到多方面的利益关系。
对此,《中国海洋石油报》总编辑、散文作家沙林对本刊记者表达了他的看法:“随着世界的科学发展和技术进步,中国的著作权人应该自觉地提高知识产权意识,加强对自己精神劳动产品行之有效的保护。”
徐贵祥对此持同样的看法,他强调说:“对于那些来历不明,目的不明的商业侵权行为,每一个著作权人都应该明确维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站在保护合法权益的立场之上。”他还略带激动地表示:“这应该说是我们中国作家和著作权人的爱国行为。”
如果作家靠个人的力量去向谷歌维权,这显然与谷歌之间的实力严重不对等,无异于“以卵击石”。
沙林认为,加入“文著协”一类的保护组织,是一个事半功倍的好做法。因为,囿于客观条件,著作权人自己不可能做到及时地掌握自己作品被侵权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专业机构的及时介入,有效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就成为一句空话。“目前我们在热议的谷歌侵权案,恰恰就是一个完全可以现身说法的实例。”沙林说。
据了解,目前“文著协”正在积极地做这方面的工作,中国作协也表示“将坚定地支持维权”。已有许多作家委托“文著协”进行相关的维权活动,希望借此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何止一个谷歌
 
谷歌的侵权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事实上,“数字盗版”问题在国内已经存在多年。
曾经当过报社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的作家何葆国于2009年11月1日在中国作家网上留言:“谷歌收录了我的九本书,但我已经跟它和解了,我觉得谷歌还是不错的,反观国内网站,我的几本书被收录,谁也不吱声,更不理你,也不给一分钱。”
“作家的辛勤创作,出版单位的编辑加工,千锤百炼,直到出版成品,各方做出了大量的投入。但现在,侵权的事件层出不穷。侵权方(包括一些门户网站在内),对纸质媒体的优秀稿件也是未经许可拿走就用,实在是一种对文化的摧残。”庄建这样表示了她对此问题的担忧。
数字作品网上复制、传播成本很低,但是对著作权人合法权益的损害非常严重。近年来,国内的一些“E书”(电子书)网站未经授权而将版权图书直接上网的情况比比皆是。
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发生在两年前的李鸣生等七作家状告书生公司侵权一案。
“北京书生网络公司就是网络侵权最典型的一家公司。”李鸣生说,“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利用所谓的‘合同’,对作家们设置好‘鲜花掩盖下的陷阱’,进而实施欺骗”。为此,李鸣生等七位作家曾将书生公司告上法庭,海淀法院和北京一中院先后对此作出了公正的判决。
在李鸣生看来,一些网络公司扯着“传播文明”的旗号,却干着极不文明的事情,“既无视法律,又对作家和编辑们的心血智慧极不尊重”。
“而事情之所以发展到如此猖獗的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法律惩罚不严,监管不得力;再就是作家们自身缺乏这方面的常识和维权的勇气及能力。”李鸣生进一步说。他提出,对一些侵权严重、屡犯不改的网站,应以行政手段实施重罚,甚至关闭。惟其如此,方能维护一个真正和谐公平的网络文化市场。
有关网络维权的话题现在才刚刚开始。数字时代的著作权保护,是一个渐进的、需要不断探索完善的过程,
李鸣生等作家通过积极的维权行动提醒着人们,在大力鼓吹开卷“有益”的同时,请不要忘了开卷也是“有价”的。
 

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转载本站信息

网站备案:京ICP备案06020518

技术支持:德易挚作